热线电话:+86-0000-96877

banner2
诚信为本,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

一年4亿产值,石头变成时尚 “点石成金”的奥秘

发布时间:2019/05/17 点击量:

  石山打开致富门

  离开龟湖时,我们顺路走访了泰顺石雕精品馆。这里摆放了300多件泰顺石精品石雕,其中包含2个国家级大师作品和不少省级大师作品。“我有空时就来这里,给参观的人讲解泰顺石。”馆主夏江志是省级工艺美术大师,宣传泰顺石文化俨然也成了他的另一门手艺。“未来我们还想打造泰顺石文化交流平台,从采矿石、做工艺、种风景,转为交流文化,让这块石头走向世界,经久不衰。”泰顺石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建勋用“文化”为泰顺石代言。

 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这片山、这群人、这块石,在岁月流转中,不断为自己抛光、打磨,不断让外界重新认识自己。

  浙南,山脉连绵,丛林密布。上午8时许,我们的车子就扎进了山间云雾里。山路曲折得让我们一行人不断后悔吃了早餐上车。熬过二三个小时后下车,脚一着地,活像个刚旋转消停下来的陀螺。

  走访中,不时有大卡车从村口满载而过。“现在山上的开采都由浙江龟湖矿业有限公司承包,采出来的叶蜡石有些加工成工业石材,有些制成耐火材料、玻璃光纤等,而挑出来的工艺石经过筛选、交易、流转到工匠手里,则雕成具有文化价值的工艺品或收藏品。”王仁波算了一笔账:现在村里每年能收到780多万元山体赔青费,村里和周边村庄200户石农平均每户年收入8万~10万元不等。“文福公路通车后,龟湖至福安车程只需15分钟,而溧宁高速通车后,这片山的发展便上了快车道。”说起未来发展,王仁波充满期待。

  王仁波小跑站上一处石碓,指着远处几个山头说:“你们看,那边一排排毛茬,就是我们种下的树。”2011年8月,泰顺成立石产业园管委会,整顿优化开采加工秩序,对优质叶蜡石区域划定红线限制开采,将年开采量减至30万吨;同时,在矿山周边大面积开展植树,修复矿山生态。

  “感觉很远吧?不过,看看就会觉得不虚此行的……”龟湖镇龟湖村委会主任王仁波笑着告诉我们,上世纪50年代,浙江省第11地质大队和省地矿局在这偏僻山旮旯里,发现大型规模矿床。经过勘探,这里拥有的叶蜡石理论储量1亿吨以上,探明储量5000万吨以上,居亚洲第一、世界第二!消息一出,小镇一下子炸了锅,人们奔走相告这个喜讯。随后,上山当“石农”,便成了家家户户讨生活的一门手艺。那片大山,成了村民的福地。

  石农转型手艺人

  浙江在线4月24日讯(记者 尤建明 王艳琼 县委报道组 陈祥磊)远观山峰层峦叠嶂,近看瀑布横挂成川……一块普通的石头,经过泰顺籍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潘成松之手,变成了2019年温州文博会上大放异彩的《绿水青山》珍品。

  好石斋、金石轩、第一石……从龟湖街到武馆路,古风牌匾和门面依次排开。仅200米左右的街市,在旅游旺季,半天就能涌入数千人。我们走进“石髓轩”,店主李寿康泡起功夫茶招待。“喜欢石头的人,不会只来一趟,他们经常来把玩品赏,爱不释手就会带走一两件,时间久了就都成了朋友。”李寿康说,现在创意街上的店铺年收入大都在10万元以上。

  “为了带旺人气,镇里每月还会在创意街区定期举行泰顺石公盘(交易)活动,许多福建、青田等地的客商都会闻讯赶来参加。”梅恋恋说,这已经成为石头界的一个节日。为了把客人留住,龟湖镇还围绕泰顺石主题做旅游文章,矿山公园方案已在制定中,今年下半年将动工投建中国印林,而占地585亩的泰顺石(龟湖)产业园集展示馆、工作室、博物馆为一体,目前一期工程正建设中。

  他先选了一个五厘米宽的雕刻石,左手按住原石,右手从案头上百余种钻头和工艺刀中,挑出扁平一点的刻刀,刀头附近位置倚在左手大拇指,右手顺势一点一点剔磨起石头。只一盏茶工夫,石头开始透亮起来。“孩子们在这里学习技艺,专攻一个方向,但最重要的是文化传承。”庄伟平说,“他们不再是石头的搬运工,要做灵魂的塑造师,为泰顺石注入灵魂,这是最难的。”带领新生代知难而上的,还有陈学业、郑道松等40余人,他们纷纷回乡开设大师工作室,目前已培育出石雕工艺后备人才1000多人。

  “山上的石头,经过挑选,送到雕刻工匠手里,很快被打磨成工艺作品,价值翻了数十倍以上。”李建华转身打开一个橱柜,指着一件《花开富贵》泰顺石雕作品说,“你看这块原石交易买来才千把块,经过雕琢后,身价涨了岂止十倍。”

  如今,走进村子到处都可以看到叶蜡石。村民家门前屋后,都堆满了形形色色的石头。就连步行的路上,也都铺上了水磨花岗岩石板。在龟湖大街上,我们遇到了出门“淘宝”的王永贵,他是泰顺石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。听说我们是来寻访石头的,王永贵主动当起了向导,“要想充分认识龟湖村和泰顺石,那咱得上矿山瞧瞧。”说着带我们一行人便往海拔700米的矿山上去。

  与我们同行的王永贵,用手在河边掬起一抔水,洒在一块棕黄色石头上,然后用袖口接连擦拭了下,石头清晰地展示出圈圈层层的木纹。“瞧,这是木纹石,市场上价值上万元。”“忒好!今儿逛个价值连城的公园……”我们笑着说。

  这块石头产自泰顺县龟湖镇山脉,伴生于叶蜡石矿床之中,名为“泰顺石”。上世纪80年代,当地人将这些沉睡1.5亿年的石头开采出来,制成工业石料或耐火材料,低价出售。近年来,经工艺美术大师之手,泰顺石不断被刻画雕琢,价值不菲。

  真是一花一世界,一石一乾坤,为了看清这门道,我们跟着王永贵到他的工作室,体验一把雕琢的魅力。三个工位,两个学徒,几台雕刻机和干抽式吸粉器……走进工作室,一阵“吱吱”声连绵不绝。这个工作室由一座木屋改造,显然还没改造完成。“这里以后要打造成石雕体验馆,喜欢石头的人都可以来试一手。”王永贵拉我们坐下体验。

  “从小就摸着家乡的石头长大,如今读懂它、雕刻它、传承它,我觉得很充实。”在泰顺石雕文创园,我们见到了来自龟湖村的高三实习生王永祺,他拜师在省工艺美术大师庄伟平门下。见我们到来,向我们展示起泰顺石抛光技艺。